对话中日医院专家:AI质控为医院带来了什么?

2020-1-9

 很多护士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有的骨科病人手术做得很成功,但是术后几天一下床,竟突然死亡。原来,患者在骨科手术后发生了静脉血栓栓塞症(VTE),因血栓脱落导致肺栓塞而殒命。这种情况一旦发生,没有特效的治疗手段。

没有人希望看到VTE的发生,但VTE的防治工作,很多医生一直将其视为“鸡肋”。

 由于VTE不是某一个专科特发的疾病,术后、外伤、晚期癌症、昏迷和长期卧床的病人均存在发生VTE的风险。但要判断患者VTE的发病风险并不简单,除了通过医生本身的经验判断,更为权威的是通过Caprini血栓风险评估量表、Padua血栓风险评估量表等个体化VTE风险评估量模型,对患者进行分析评估。

 问题也就出在这里。“专科医生,每天有接待不完的病人,哪有时间做VTE风险评估?此外,风险评估的数据分散在各个科室,VTE也不是他的专业所长,即便有心也难以做出有效的VTE评估。”

 这样的场景不仅存在基层医院,具备优质资源的三甲医院里也常有发生。而随着信息系统逐渐统一,临床路径逐渐规范,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不断应用,科技给医疗行业带来的巨大想象空间逐渐从虚拟走向现实。

 发展至今日,国内许多顶尖的三甲医院已经上线了AI辅助下的智能VTE质控系统。通过自动抓取患者信息、智能提醒、规范医生质控路径等功能,这一系统正逐渐改变医院VTE风险评估缺失,VTE漏诊、误诊常发的现状。

近日,动脉网有幸与中日友好医院医务处夏磊医生进行了一场围绕“VTE防治”的深入对话,尝试了解AI辅助下的VTE质控系统如何在医院发挥作用。目前,中日友好医院使用的是北京惠每云科技有限公司所提供的VTE质控系统。

做好VTE筛防,首先要解决什么问题?

由于血栓形成早期没有明显症状,形成后的临床症状也不典型,主要表现为肿胀、疼痛。因此,患者很容易忽视VTE对自己身体带来的影响,医生也容易出现误诊和漏诊。

但是,如果要对每一患者都进行VTE风险评估和出血评估,无疑会为已经工作压力沉重的医生们增加一份负担。

 “从医生的角度来看,常见的Caprini血栓风险评估量表、Padua血栓风险评估量表……相对于非VTE专科的医务人员而言,指标比较复杂,打分也很耗时。所以,即便是做了量表评估,评估不及时或评估不准确的情况依然常常发生。如果医院想要提高VTE风险控制效果,只有引入VTE专科医生,质控质量管理才能做得更为精确有效。”夏磊医生解释到。

 此外,医院亟需处理VTE数据的浪费。医院信息系统长年累月积累了众多VTE相关诊疗信息,这些信息无论是对于医院内部管理,还是对于临床科研而言,都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然而,由于没有优质的信息系统,这些资料因无法调取、难以分析而在数据库中溃烂。对于医院而言,这是一笔极大的损失。

 “就我个人看来,如果要把现阶段VTE筛防面临的问题进行排序,医务人员评分主观;VTE打分耗时;误诊、漏诊不断是当前最迫切的三个问题,这些问题威胁到了患者安全;其次而言,资料调取与防治监督等问题紧跟其后。但所有的这些问题,都需要在未来一一解决。”

AI质控为医院带来了什么?

从上述情况看,VTE防治问题看似输在管理——医院的管理者握有有限的时间与人力,需要在VTE防治的质与量间博弈,以及在医生本职工作与VTE筛防工作中进行取舍。但从医院的现有情况来看,管理者本身的资源不足或是最大的问题。

 人工智能的介入无疑打破了游戏规则。通过引入第三方力量,医院能够实现更广泛的质控、更迅捷的评分以及更准确的判断,同时只需要消耗少量人力。

 这些优势帮助医院迅速提升VTE评估率,夏磊表示:“以前VTE质控真就靠着医生护士的自觉性,大家有时间就评一评。工作忙碌的科室、不重视VTE的科室根本不会去做这件事。”

 “在前期没有AI系统强制卡控时,我们医院的VTE评估率逐月下降。后续引入AI质控系统后,已经稳定的VTE评估率再次出现了下降。咨询了VTE专家后我才知道,过去医院有许多漏诊我们没能成功统计。果然,一个月后,评估率开始迅速提升。如今,我们不仅可以完成常规的质控,还能进行动态评估,患者每次出入院都会评估一次。现在,我们医院的动态评估率达到了200%,漏查、误差的情况已经很少存在,人工智能的加入大幅缩短了医生评估VTE的时间。”

 举一个实际的例子,如果患者在进行评估后,结果显示VTE风险水平为中高危,出血风险较大。在这种情况下,机械预防是医生首选。做机械预防之前,医生必须确认患者的下肢是否存在已经形成的深静脉血栓。在这个节点上,惠每的VTE质控系统会让医生确认患者是否进行了下肢静脉加压超声,若深静脉超声的结果呈阳性,那么医生就不能进行机械预防,必须改用其他手段。

 “总的来说,惠每VTE质控系统上线的这段时间内,刚刚提到的五个方面问题,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解决,特别是评分方面主观、量表耗时、误诊漏诊三个方面,我们能够看到明显地提升。现在,我们医院的VTE风险评估与出血风险评估都已经接近100%的最终目标。” 

此外,基于人工智能的临床决策支持功能可以帮助医务人员进行自动评估,根据患者禁忌症提醒预防医嘱的开立……通过AI质量控制将质控关口前移,由此解决了医生VTE内涵质量的控制问题。 

同时,惠每科技可将最新的疾病诊断指南导入系统中。如果医生在写病历时遇到了问题,只需要登陆内网便可查询各类最新文献。通过这一方式,惠每不仅能够为医院带来VTE质控的提升,还能带来医生业务水平的提升。 

VTE防治,院内还需与院外结合

虽说在AI的支持下,中日友好医院的VTE防控已经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但VTE防治工作,并非解决单一院内场景的问题。夏磊医生认为,只有将医生、患者主观上的认知改变与信息化技术客观上的发展相结合,才能更好的解决VTE防治问题。

 所以,除了在院内进行VTE质控,我们或许应该把眼光放在更远的院外场景,将院内防治与院外防治相结合,将医生主动防治与患者主动防治相结合,彻底消除VTE给患者带来危害的可能。 

“只有患者和家属理解了防治工作之后,患者才能产生较好的依从性。好比我们在家让孩子洗手,如果不让孩子认识到手上存在的众多细菌和病毒,他是不会把这句叮嘱放在心上。所以,VTE防治工作不能只放在院内,我们希望企业能够以APP或小程序的方式帮助患者进行在线评估,让患者更多地了解VTE风险和出血风险,从而也能更好地预防VTE。同时,我希望这样的评估结果能够接入现有的VTE系统,直接对接到电子病历中,让医生能够及时对VTE中高危的患者进行评估与提醒。”夏磊医生表示。

 “即便惠每的人工智能VTE质控系统已经让中日友好医院的VTE防治形势大为改观,但我们仍希望他们能够做得更好。目前,我们会以周例会的方式同惠每不断沟通交流,惠每也会积极地为我们解决例会中提到的问题。总的来说,VTE防治之路还很漫长,这需要医院与企业共同的努力。”

本文转自“动脉网”,原文标题为“专访中日友好医院医务处专家:VTE防治需信息化手段助力”

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

信息提交
姓      名
所在地区
单位名称
手  机  号

提交

感谢您的关注,我们会尽快与您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