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友好医院:给你一场CDSS建设实战攻略

2020-9-16

中日友好医院有一个梦想:推广一条让每家医院都可参考、能借鉴的CDSS建设之路。日前,他们带着自己的实践和思考来了。

9月9日下午,“中日友好医院CDSS建设实务线上论坛”在健康界平台直播。专家们结合CDSS建设中的问题与解决策略,分享CDSS在疾病风险预测与管理、病案质量管理等领域的全程质量管控应用实践。

http://www.huimei.com/real/img/_@@_16002366600441040.jpg

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刘勇在致辞中表示,希望医政管理,临床医生等价值用户积极、深入参与其中,尤其是高级别的临床专家深度介入,提升医院电子病历系统的规范化与智能化。

国家卫健委医院管理研究所医疗信息化部主任舒婷,分享了《CDSS全国应用状况研究报告》。她透露,目前正在准备起草《CDSS应用管理规范》,将从安全性、可靠性、知识更新及时性等方面,对CDSS在医疗机构的应用提出具体要求。

中日友好医院信息中心主任张铁山,呼吸中心、肺栓塞与肺血管病学组学术带头人翟振国,医务处副处长应娇茜和惠每科技CEO张奇分别做主题演讲。本次会议由中日友好医院联合健康界主办、惠每科技协办,主持人由健康界创始人、总裁赵红担任。

01

CDSS规范建设与质量控制

对于电子病历分级评价的方法论,张铁山给予高度评价:“让我们真正认识到,电子病历系统是在医院的全角色、全流程和全资源的一个信息化记录,不是单纯的医嘱系统、物资系统以及电子病历书写系统。知识与系统相互融合的过程,是CDSS和电子病历应用的一个重要结合点。”

张铁山分别从规划视角、设计视角、应用视角和工程视角,谈了对电子病历CDSS的认识。

在不同电子病历应用水平的知识集成度方面,即规划视角,他认为,0~4级是初级建设阶段,是产品部署与全院信息集成的阶段,4级以上是信息化走向更高的智能以及成熟度扩展阶段。“0~4级是信息化为组织赋能,4级以上,应该是价值用户以应用为导向为系统来赋能,否则系统成长之后就会缺少一个很重要的指导——只有越用才能越聪明。”

基于此,他把电子病历评级分为知识自动化(0~3级)、知识智能化(4~6级)和知识成熟化(7~8级)三个阶段,每一级对应相应的知识集成度水平。“从规划和宏观视角,尤其是电子病历应用评级视角,进行分层理解很重要,启发我们在建立CDSS过程中,不能简单地融到一起做,而要分出不同的发展阶段。”

在知识库与电子病历系统集成与应用的因素方面,即设计视角,张铁山把其分为知识能力、集成基础和集成深度三个维度。

他介绍,中日友好医院在探索CDSS建设的过程中,并没有追求高大上的技术,而是选择条件更成熟的场景进行落地。“就像临床治疗,能用阿司匹林等简单抗生素解决的问题,绝对不用大检查或者价格很昂贵的药物。”

在应用视角,即知识库与电子病历系统集成应用上也可以分级,从“无系统的个体知识,仅凭经验完成工作”,到“基于长期的学习和专家系统的发展,以及与系统流程的交互与固化,实现人工智能工作”,分成0~5级。

http://www.huimei.com/real/img/_@@_16002363795342237.jpg

张铁山近来一直呼吁医院信息化建设要融入工程学思维。他认为,很多工作的成功可能是多种偶然因素的累积,未必能做到大范围复制落地。“让人人都能做到,都做得优秀,需要考量工程成熟度。”

从最不成熟到最成熟,分为初始级、可复制级、已定义级、已管理级和优化级。“一个临床辅助决策系统要落地一家医疗机构或一个应用,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基础条件和生态,需要对技术工程进行量化管理,条件如果缺失,需要去补充;应用不到位,需要去优化应用。只有这样,这个项目才能达到稳定可复制,才能把CDSS的价值广泛普及。”

基于上述四个视角的理解,张铁山对医院的CDSS应用做了梳理,分为5种类型,并对每个类型提出质控建议,包括质控要素、规范内容和评价方法。

他最后说,医院信息化建设尤其是临床信息化建设,一定要学习临床医学的严谨、标准和规范,同时引入工程学方法。“相信在大家的共同探索下,CDSS一定能走得更好。”

02

CDSS应用案例:VTE+病案

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中心、肺栓塞与肺血管病学组学术带头人翟振国和中日友好医院医务处副处长应娇茜,分别分享了“CDSS临床应用及管理评价”以及“病案数据智能利用与治理方法”。

在VTE应用方面,医生在填写患者病历时,系统会自动判断患者风险等级,实时预警风险状态并提供依据。当CDSS系统评估结果与人工评估结果不一致时,系统会自动提醒医生关注,有效提高了评估的准确性,防止医护人员错评、漏评。针对中高危患者,系统会按指南建议推送预访措施,并进行医嘱禁忌提醒,提高预防措施落实率。

翟振国总结,CDSS的应用目标是推荐准确,减轻医护人员的工作量,而知识库和标准化的建立非常重要。目前尚需更多的临床研究证据探索CDSS在VTE预防中的有效性,中日友好医院正在针对系统应用开展大样本的多中心研究。

应娇茜介绍,中日友好医院病历质控系统在2020年7月13日全线上线,在医生填写病历/病案首页时进行“形式+内涵”的多维度数据校验。例如,及时提醒医生病案首页与入院记录中的患者性别、年龄不一致,主要诊断选择错误等问题,并挑选质量缺陷病历发给病案科审核。据统计,中日友好医院病历质控系统上线后,临床应用科室的医生对CDSS的病历质量缺陷提示,整体采纳率呈上升趋势,临床应用科室的病历缺陷问题总数呈不断下降趋势,临床应用科室平均每份病历的缺陷问题数逐步下降。接下来,中日友好医院将在DRGs分组管理和编码质控的CDSS应用上进行探索。

http://www.huimei.com/real/img/_@@_16002365429923689.jpg

03

打造数据治理和CDSS建设闭环

中日友好医院CDSS系统合作伙伴惠每科技,从2015年成立至今一直专注CDSS,公司CEO张奇介绍了他们对CDSS的认知和探索。

惠每科技对医院实施过程中的数据质量问题进行汇总,发现主要存在两大共性数据质量问题:一是数据不完整,一是数据不准确。而这些问题,并不是建设集成平台和CDR就能完全解决的,必须进行数据治理。

张奇介绍,惠每科技的数据治理分为三部分,分别对应着三个目标。首先,应用自动化、可视化的数据指标测评工具,以保证数据的完整性;其次,嵌入数据核查逻辑的脚本进行数据核查,以保证数据一致性;最后,实施监控医院数据“健康度”,以保证数据的稳定性。

在进行业务分解的基础上,惠每科技和医院以及医院的其他合作厂家一起合作,梳理出数据治理的闭环工作流:1. 和医院一起设定CDSS建设目标,明确要做哪些应用,要达到什么水平;2. 明确要对接哪些数据,做哪些接口;3. 运用系统工具脚本,自动分析数据质量;4. 与相关厂商协同,找出数据质量问题的原因并进行解决;5. 重新对数据质量进行评估,并持续改进。

张奇分别从单病种诊疗质控与上报、患者风险预测与质控、病历内涵质控与首页质控三个方面,介绍了CDSS在诊疗过程管理与病历数据治理中的应用。

“电子病历评级标准对我们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导性的方向,所以我们也在不停地研究其中对医院信息化的总体的要求。”张奇说。

http://www.huimei.com/real/img/_@@_1600236644221727.jpg

本文转自“健康界”

直播回放链接:http://study.cn-healthcare.com/collegewap/1567

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

信息提交
姓      名
所在地区
单位名称
手  机  号

提交

感谢您的关注,我们会尽快与您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