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SS应用领地扩张:从辅助诊疗到质控管理(附视频)

2020-8-10

http://www.huimei.com/real/img/_@@_15970265280168411.jpg点击观看视频回放

5年前,市面上很难找到CDSS(临床决策支持系统)产品及相关HIT应用软件企业;如今,在各医院信息化建设进入到“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智慧医院建设新阶段后,在公立医院绩效考核的“国考”背景下,CDSS成为医院信息化建设高级阶段的必选项。

8月5日,由HIT专家网主办、惠每科技协办的“从辅助诊疗到质控管理的智慧进阶——新一代CDSS建设在线研讨会”在线举行,多家电子病历系统评级高级别医院的CIO分享了“以患者安全为中心、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新一代CDSS建设经验与成果,会议内容干货满满。

CDSS是医院的智慧中枢

河北省人民医院已通过国家电子病历应用6级评审,该院信息管理处处长刘新平介绍了CDSS的建设背景,主要是两个重要文件:一是2018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医疗机构信息化工作的通知》;二是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首次把电子病历应用功能水平纳入绩效考核。“医疗质量是医院发展的生命线,是公立医院绩效考核的核心指标。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和效率是医院信息化建设的初心和使命。”

如何理解政策的内涵?刘新平处长表示,《电子病历系统功能与应用水平分级评价标准》重点考核医疗质量和数据质量,医疗机构要利用电子病历系统开展医疗服务质量控制、效果和效率指标的统计分析和评价;建立质量控制信息化指标体系,确立质控节点和方法,实施全程、实时、全面的医疗质量控制。

“在从电子病历应用低级别向高级别发展的过程中,医院经历了5个转变:从功能性建设,转变为流程性建设;从平面性建设,转变到立体性建设;从传统性思维,转变到数字化思维;从单部门主导,发展到全院参与;从70%技术+30%管理,转变到70%管理+30%技术。”刘新平处长谈道,高级别电子病历折射的是规范化、流程化、智能化和标准化,智慧型医院信息化建设即通过利用AI技术,不断丰富完善知识库,建立医疗质量管理体系的过程。

刘新平处长进一步展示了以CDSS为智能中枢的智慧医院建设架构,其中,构建模型是关键,其核心是持续更新的循证医学知识库和质量管理规则库。http://www.huimei.com/real/img/_@@_15970268298137672.jpg

以CDSS为智慧中枢的智慧医院建设架构

临床信息系统专业化需要靠知识驱动

“知识库的建设和高级临床决策支持是信息化发展的必由之路,知识库的建立只有起点、没有终点。CDSS发挥作用的前提之一就是:规范知识库管理。”刘新平处长谈道,如何评价一个信息系统的好与坏,是要对全流程进行评价,要看知识库是否丰富、知识库是否在流程中智能地发挥作用、作用的效果如何。

江苏省人民医院信息处处长王忠民谈到了CDSS知识库的构成,包括:基础知识库、标准知识库、应用知识库和对照知识库。CDSS基础数据库要与医院字典进行映射对照,实现CDSS数据医院本地化;本地化之后,还要进行“内化”,共建自适应知识库。

“当前医院正在由建设全院性的临床应用系统,向建设知识驱动的专业化临床应用转型。”上海瑞金医院计算机中心副主任朱立峰认为,知识驱动临床信息系统有如下几种形态:单纯的知识提供、单领域知识推荐、单领域多因素综合辅助决策、多领域多因素综合辅助决策。而从CDSS与传统电子病历系统的集成方式来看,可分为:外链式集成、挂接式集成、侵入式集成、一体化集成。目标是要建立多领域多因素综合辅助决策一体化CDSS,实现全流程、全场景、深融合、体系化和智能决策。

朱立峰副主任重点介绍了CDSS在“VTE(静脉血栓栓塞症)智能防治”和“房颤管理”方面的应用成效。VTE智能防治系统属于侵入式集成,已在全院逐步开展,该系统基于患者临床数据集成,采集50多项业务数据,通过自然语言识别与临床规则映射,自动完成VTE风险预测模型评估。系统可在诊疗过程中实时干预,可追溯病历原文;针对高危患者,系统可智能推荐药物或物理治疗项目,并与医嘱系统进行对接,自动生成医嘱。

“房颤管理”主要解决房颤漏诊、诊疗不规范、风险评估质量不佳等临床问题,通过数据对接、数据清洗、自然语言处理、规则推理引擎来识别房颤患者。根据风险评估模型,系统自动完成房颤血栓风险、出血风险的智能分层,并对高危、低危患者采取不同的预警和管理方式。

朱立峰副主任认为,知识驱动型临床信息系统要解决如下几个关键问题:一是医学自然语言处理,让机器读懂、读准数据的意义;二是知识迭代、临床推理、人工对数据的标注;三是重视知识的溯源,保证知识和推理的正确;四是重视知识利用的数据统计,多维度、可视化的统计数据可让管理更规范。

加强数据治理,夯实CDSS基础

多位专家在发言中都提到了数据质量,CDSS应用越深,对数据质量的要求就越高。“数据质量关乎电子病历评级、互联互通评测,关乎CDSS应用深度和效果。”惠每科技CEO张奇表示,“当前的现实情况是,医院数据质量良莠不齐,很多医院虽然建设了集成平台和CDR,但依然不能完全解决数据质量的问题。只有加强数据治理,才能为CDSS应用打好基础。”

王忠民处长分享了江苏省人民医院数据治理的经验。据介绍,该院集成平台已接入135个系统,已保存792万个患者记录、22亿条临床记录;该院还建设了“江苏省胰腺疾病精准大数据平台”。

医院需要一套什么样的数据治理体系呢?王忠民处长认为有三个要素:一是全流程平台化,包括数据服务、数据质量、模型和数据标准等;二是配套对应的组织架构、责权方案,建立考核机制、管控办法等制度,约束和协调各部门在数据治理中的角色和要求;三是必须有项目管理和技术的支撑。

“数据治理不单是一个方法、一个功能或一个工具,而是一整套体系。数据治理要以数据为中心,以组织为单位,以数据质量为抓手。”王忠民处长表示,一定要构建大数据治理平台,这样才能进一步夯实临床决策支持的基础,包括:基于数据模型管理、对接多种数据源、支持多种数据获取方式、提供数据监控预警机制。

王忠民处长还谈到了三点思考和展望:一是要加强医疗数据方面的“MDT”合作,包括医务、质控、临床等部门;二是加深知识资产建设,由点及面,从感兴趣的临床专科开始;三是多方(科研单位、医院、多家厂商)整合,共建医学信息化生态。

应用CDSS提高诊疗质量

在公立医院“国考”的背景下,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信息中心副主任陈斌重点分享了CDSS全过程助力医疗质量和医院绩效管理。医疗质量管理的目标是:获得安全规范合理保质的医疗诊治,达到患者满意的疗效和口碑,从而获取以医患的和谐满意和为管理决策服务。客观公正评价医疗质量的方法:(1)数据说话,医疗质控全过程能产生客观数据,数据是医疗决策的核心依据,也是保证上报数据客观性、准确性和完整性的基础;(2)过程监控,实现整个管理过程的规范化、可感知、可控制;(3)服务效率,最终目标是实现高质量和高效率的医疗质量管理,保障患者安全。

陈斌副主任分析了“国考”的医疗质量评价指标,包括功能定位、质量安全、合理用药、服务流程四个方面,细化为24个子指标,来考核医疗质量和服务效率。

医院如何实现精细化管理,医疗管理如何应对“国考”?陈斌副主任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是提高电子病历系统水平建设,达到能以数据采集、信息共享、智能支持的层次级别;二是以患者为中心,全面把控医疗质量的过程管控;三是形成医疗服务与业务数据的闭环管理;四是运用信息化技术手段,全面合理完善的解析医疗质量大数据所反应的决策信息。

当前,惠每科技的CDSS已经实现了从“临床建议”到“诊疗质控”的应用进阶。张奇表示,“临床建议”是锦上添花的学习工具,“建议”推送到工作站,采纳与否依然取决于医生,并不能直接管理和干预临床质量;“诊疗质控”则是质量管理的业务系统,二者在功能、技术、底层数据对接、职能部门参与度等方面都有差异。

“惠每科技已构建覆盖医院临床质量管理全流程的产品体系,主要有两大质控产品线:以病种为单位的过程质控产品线和以控费为目的的质控产品线。”张奇重点介绍了三个核心产品:(1)单病种过程质控与上报,可实现事中质控、质量指标自动识别和计算、自动化上报;(2)在院患者疾病风险预测与监控,覆盖全院,实时、动态监测每一个在院患者,预测患者病情发展趋势,及时预警和处置质控;(3)病历内涵质控与首页质控,AI嵌入到医生书写病历过程中,实现事中提醒和事后统计。

“到2020年7月,惠每科技已支持20家医院通过国家电子病历应用高别级评审,其中5家医院通过电子病历六/七级评审。”张奇表示,评级不是目标,关键是以评促建,惠每科技以评级标准为设计框架,以改善临床质量为最终目标。

CDSS应用可谓是临床信息化建设的“金字塔尖”,它不仅是一项技术应用,还是临床医生乃至医院专科知识更新迭代的助推器,更是医院加强质控,提升管理内涵的有效抓手。5年来,正是在一批医院对于CDSS的实践认知不断深化的助推下,国内CDSS产品从无到有,正在扩张应用领地,彰显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真切价值。

本文转自“HIT专家网”

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

信息提交
姓      名
所在地区
单位名称
手  机  号

提交

感谢您的关注,我们会尽快与您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