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医院:四维度四要素,实现CDSS价值普及

2020-9-23

临床决策支持系统(CDSS)建设作为电子病历系统的高阶发展标志,已成为医疗服务智慧化转型的核心环节,嵌入临床不同场景。但目前仍缺乏统一的建设标准与评价方法,为医院的CDSS建设作参照。

基于此,近日在中日友好医院联合健康界主办、惠每科技协办的“中日友好医院CDSS建设实务线上论坛”上,中日友好医院信息部主任张铁山结合医院信息化实践,总结了不同CDSS应用场景的建设规范与评价方法,并表示临床信息化建设要学习临床医学标准与工程学方法,才能实现CDSS价值广泛的普及。

01

CDSS的建设方向是稳定与可复制

张铁山认为,电子病历系统是医院内部“全角色,全流程,全资源”的信息化记录,这种认识将帮助医院找对其与CDSS的结合点;并从规划视角、设计视角、应用视角、工程视角四个维度,对CDSS与电子病历系统集成的智能化水平进行分级考量。

规划视角指电子病历不同等级应用水平的智能化成熟度,张铁山认为,电子病历应用水平0~4级是信息化为组织赋能的初级建设阶段,4级以上信息化才走向智能化与成熟度扩展阶段,以价值用户的应用为导向为系统赋能;并根据不同等级的知识集成度水平,将0~3级定义为知识自动化阶段,即传统的知识借助信息化进行传递,4~6级为知识智能化阶段,知识规则与数据生产交互学习,实现智能化决策,7~8级为知识成熟化阶段。“医院要分出不同的发展阶段去进行CDSS建设。”

从设计视角来看,知识库与电子病历系统的集成基础、集成深度、知识能力三种因素都成熟了,才能去进行CDSS建设。因此,“不能一味追求技术的高大上,而是找最适宜的落地”。

在应用视角,即知识库与电子病历系统集成应用,可从“无系统的个体知识,仅凭经验完成工作”,到“人工智能自主执行简单工作”,划分为0~5级,而随着系统应用能力的提升,有必要建立指标对系统进行质量控制。

http://www.huimei.com/real/img/_@@_16008489930544251.png

工程视角是CDSS项目的工程成熟度评价,从最不成熟到最成熟,分为初始级、可复制级、已定义级、已管理级和优化级。“CDSS建设过程中,要对技术工程进行量化评估、管理,补充缺失的信息化基础与优化应用,才能达到稳定与可复制。”张铁山表示,探讨CDSS项目的可控、可复制,也是举办本次直播会的初衷。

http://www.huimei.com/real/img/_@@_1600849022488742.png

02

CDSS建设要进行内容规范与“质量控制”

基于以上四个视角的理解,张铁山对医院的CDSS应用进行梳理,总结出最基础、最基础、最成熟、最广泛、最综合的5种应用场景,并建立了临床质量、工程质量、工艺指标、成长指标四个质控要素,规范不同应用场景的建设内容与评价方法。

最简单的CDSS应用场景指基于单一知识库与系统集成的临床辅助决策,即在门诊等环节中提供鉴别诊断、治疗方案等临床建议的CDSS应用。张铁山认为,CDSS建设内容首要规范的是“临床质量”,即知识库的权威性、覆盖面、更新周期、分层关键词标引质量等;在“工程质量”纬度上,要规范CDSS系统的集成效率、标准符合度;“工艺指标”要规范的内容是用户体验与流程切入点;“成长指标”的规范是知识可靠,集成便捷、系统多元。“夯实基础进行普惠推广,是这个场景的最大价值。”

最基础的CDSS应用场景,指基于知识库逻辑与自然语言处理的系统集成临床辅助决策,即院内数据治理的应用,例如中日友好医院正在应用的惠每病历质控系统。此类场景要从知识逻辑准确、数据覆盖全面、业务逻辑多元、数据处理成熟度、产品成熟度、运维便捷性等进行质量评价。“最基础不代表简单,数据治理是医疗管理中必须解决的事情。”而最成熟的CDSS应用场景,张铁山认为要深化系统的集成,优化服务;最广泛的应用场景则要产品固化,生态植入到综合应用场景中。

03

以价值为导向的综合应用是最终目标

“最综合的应用场景是所有能想到的决策服务,聚焦场景的应用,以价值为导向。”张铁山介绍,目前中日友好医院基于静脉血栓栓塞症(VTE)防治的CDSS应用,便属于最综合的应用。

最综合的CDSS应用从临床质量维度来评价,需要考虑分级建设、适宜应用、可靠组合,评价方法是综合价值实现效益评价,患者安全、医疗质量和效益产出。“我们不追求高大上,一定要分步骤找到适宜的技术与场景,让它去发挥发用。”张铁山表示,基于这种理念,中日友好医院在CDSS建设之初便引入了惠每科技较成熟的VTE智能防治应用场景。

在工程质量方面,综合应用的系统每个单体模块功能都要成熟,否则基础不牢,每个技术的品质都会引发“蝴蝶效应”,影响价值目标实现的彻底性。因此,系统与电子病历系统的集成性能要稳定、集成的数据要够标准,全流程各要素要完整。“这个场景的数据复杂度非常高,我们当时集成的数据项有3000多,几乎把医院所有的数据都集成了。”张铁山说到,把所有数据的“压力”压在一根“针”上,真正应用到场景中,实现用户端的VTE风险自动评估、预防措施预警等功能。“所以CDSS应用最终的价值目标肯定是以综合应用为主。”http://www.huimei.com/real/img/_@@_1600849075260812.png

最综合的CDSS应用从临床质量维度来评价,需要考虑分级建设、适宜应用、可靠组合,评价方法是综合价值实现效益评价,患者安全、医疗质量和效益产出。“我们不追求高大上,一定要分步骤找到适宜的技术与场景,让它去发挥发用。”张铁山表示,基于这种理念,中日友好医院在CDSS建设之初便引入了惠每科技较成熟的VTE智能防治应用场景。

在工程质量方面,综合应用的系统每个单体模块功能都要成熟,否则基础不牢,每个技术的品质都会引发“蝴蝶效应”,影响价值目标实现的彻底性。因此,系统与电子病历系统的集成性能要稳定、集成的数据要够标准,全流程各要素要完整。“这个场景的数据复杂度非常高,我们当时集成的数据项有3000多,几乎把医院所有的数据都集成了。”张铁山说到,把所有数据的“压力”压在一根“针”上,真正应用到场景中,实现用户端的VTE风险自动评估、预防措施预警等功能。“所以CDSS应用最终的价值目标肯定是以综合应用为主。”

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

信息提交
姓      名
所在地区
单位名称
手  机  号

提交

感谢您的关注,我们会尽快与您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