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如何应对临床试验数字化转型中的挑战

2022-8-8

据《中国报告大厅》6月22日网讯资料显示,国内临床试验市场进一步扩大至2022年10.4亿元左右,中国临床试验服务市场规模由2016年的14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5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36.5%,中国在世界新药研发及临床研究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

药物从研发到上市本就是一项高技术、高风险、高投入和长周期的复杂系统工程。随着临床试验行业发展,各种各样的问题逐渐暴露,2022年全球的经济和研发也逐步放缓步伐,但这或许不是一件坏事,行业的积累和沉淀需要时间的验证,现从以下临床试验的六个挑战提出思考。

01 设计

在没有数字化的时代,要想从上万种甚至上百万种小分子化合物组成的化合物库中筛选出有效分子,高通量普筛成为方法学,然而新药设计不是探索性的设计,而是基于数据和测量数值,驱动对药物进行的理性设计。近年来,基于深度学习的方法已成为新药设计的重要工具,2021年11月,印度IT巨头TCS公司Sowmya等人在JCIM上发表文章,提出了一种基于深度学习的从头药物设计方法,该方法可以根据靶蛋白活性位点结构信息进行从头药物分子设计,可针对特定的靶蛋白设计提出更优化的理化性质的概念新分子,这一发现成为新的突破口,但药物发现的效率与质量仍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02 有效

精准的药物设计会提高有效性,但仍然有一部分药物会存在跳跃性突变,这是在临床试验中非常现实的例子。如克唑替尼对新型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融合突变有效,后续研究过程中发现其对部分MET(一种肝细胞生长因子(HGF)酪氨酸激酶受体)突变也有效,但为什么会有效,为什么会对具体的这方面有效,仍需要我们通过空间的数字计算,而不是通过大量的RCT试验去验证,其过程有赖于我们去探索什么是真的有效,什么是可能有效。

03 募集

临床试验是医药创新产业链无法替代的一步,也是投入时间和资源最多的阶段,但众所周知,临床试验实施是低效复杂的,其主要归因于患者招募过程,入组标准的制定更大程度上规范了患者管理,但也同时阻碍了试验进程及患者参与度,使得实际项目入组人数仅为患者总数的10%。如在某项癌症研究中,患者精准适配需要由人工整理、核查大量患者资料,一方面由于患者缺乏专业医疗知识,无法判别自身情况与招募项目的匹配度,另一方面由于医生时间原因,患者并不能直接面向医生交流,医生也很难实时掌握临床试验信息,成为临床试验开展的一大现实难题。

04 管理

上述基于从医学端、医疗端和患者端的探讨,接下来回归到医院端的管理问题上,医院作为拥有所有临床试验和临床实践资料的存储中心,有序的管理体系至关重要,但在临床试验阶段医院的各种信息是碎片化、粉末的,乃至是割裂化状态,医院存在不同的系统,如HIS、项目管理系统、伦理审查系统等,所有平台各自为营,未出现联动状态,形成数据孤岛,急需医院通过数字化升级,建立基于临床试验的一体化管理系统,包括电子病历、合理用药管理系统、临床检验系统、临床路径管理系统和临床决策支持系统,让数据动起来。

05 运营

以“质量”为核心的医疗服务模式对医院的管理模式及信息化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取而代之的是以数据驱动的业务模式创新,打造“以患者为中心”为核心,“以患者审核”为目标的临床试验生态环境,但目前医院、药品、伦理、机构等部门对临床有用的信息的积累和整合是空缺的,甚至是空白的,如何真正实现“以患者为中心”,应成为医院的工作重点,医院是最贴近患者的地方,不仅要在临床试验全环节为患者考虑,也要当好沟通的桥梁,对临床试验进行高标准、规范化管理。

06 次生

在临床研究过程中除了主要目标外,还存在次生资源,即真实世界研究。RCT和RWS两种研究方式解决问题的关键是不同的,传统的RCT试验是将大量的元素整合,从而与探究一种药物和一种疾病的因果关系,而随着医疗信息化、人工智能与临床需求的发展,RWS作为对RCT研究的补充,去检验一种已认为有效的治疗措施在真实医疗实践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常态化的疫情冲击更加凸显了医疗科研创新领域的发展的重要性,未来期待RWS可助力全球医疗创新的进步,以加快中国医疗创新的进程。

数字化发展或将促成“虚拟”临床试验或无场地试验场景。现行临床研究是以人为对象的不可重复试验,未来在电脑端可通过数字化去模拟试验场景,在假设的情况下完成全流程,即可节约大量的资源和成本,这将是对人类巨大的贡献。

参考资料:

[1]Krishnan S R, Bung N, Vangala S R, et al. De Novo Structure-Based Drug Design Using Deep Learning[J]. Journal of Chemical Information and Modeling, 2021.

[2]Ken Suzawa,Michael Offin,et al. Acquired MET Exon 14 Alteration Drives Secondary Resistance to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 in EGFR-Mutated Lung Cancer[J].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ASCO),2019

[3]医伴旅医学部:克唑替尼针对三种基因突变的治疗效果

成为我们的

合作伙伴

医院演示预约
提交以下真实信息,我们将尽快联系您